首 页 | 部门简介 | 工作简讯 | 党建工作 | 涉老组织 | 夕阳风采 | 政策法规 | 下载专区 | 处长信箱
认清“两个必然”着力搞好社区为老服务
 

作者:漳州师院 赖剑鸣

如何养老是个重要的问题,在进入老龄化社会的今天,这个话题更加引起人们的关注。

综观中外各国,养老方式不外乎两种,即居家养老和机构养老。所谓居家养老就是指老年人住在家里与家人共同生活的养老方式。所谓机构养老就是指老年人住在养老机构(如福利院、养老院、老年公寓)生活的养老方式。

我国老年人如何选择养老方式呢?

一、居家养老是现阶段我国养老方式的必然选择

(一)数据

1、2004年福建省老龄事业发展基金会和省老年学学会对全省民政部门创办的社会福利院和民办的老年公寓进行全面调查摸底,并组织调研组深入9个设区市48个养老服务机构实地了解,全省县以上公办社会福利养老机构88所,床位5525张,入住3916人(其中“三无”老人2417人),入住率71%。乡镇(街道)敬老院646所,床位9055张,入住“五保”老人6499人,入住率72%。全省民办养老服务机构56所,床位3167张,入住老人1429人,入住率45%[1]

2、北京市老龄协会、中国老龄协会于1997年5月在北京开展“北京市社会养老服务设施调查”,截至1998年2月底,全市共有敬(养)老院、托老所289所,床位9924张,收住老人6732人(占全市老年人总数的0.4%),空闲床位3192张,空床率32.2%。北京市东城、西城、崇文、宣武四个城区(人口密度最高的区),共有老年人口37.5万人,但养老机构床位仅414张,只占当地老年人口总数的0.1%。截至2003年底,北京市各类养老机构的入住率还不足70%。另有调查显示,只有6%的老年人表示在生活不能自理的情况下愿意住进养老机构[2]

3、全国老龄办一位领导说,国际上公认的养老床位占老年人总数的5%,发展中国家平均3—5%,我国目前只有养老机构39549家,149万张床位,占老年人总数的1%(福建不到1%),……即使机构养老的床位数发展到占老年人总数的3%,97%的老年人仍然要靠居家养老解决[3]

(二)分析

上述数据说明,机构养老并不火爆,入住率并不是很高。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局面呢?主要有以下两个原因:

1、经济原因。按照目前养老机构的收费标准,相对于老年人的实际收入普遍偏高,低收入老人承受不起。根据“北京市社会养老服务设施调查”,生活自理的老人入住费全市平均为731元/月(城区为817元/月),半自理的老人入住费为852元/月(城区为1021元/月),不能自理的老人入住费为1082元/月(城区为1200元/月)[4],到养老院所花的费用明显高于在家中养老的费用。我国是一个未富先老的国家,经济不富裕,“手头紧”还是普遍现象,因此,不是所有的老人、所有的家庭都能拿得出这笔费用的,住养老院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2、精神原因。有些子女把老人送进养老院后就很少去关心和探视,使得老人倍感孤独。有些子女虽然也经常探望老人,但是总无法与在家中享受天伦之乐相比拟。老年人需要亲情的交流,需要精神的抚慰,需要家庭的温馨,这些都是养老机构所无法提供的。

(三)结论

经济是生活的基础,精神是生命的支柱,鉴于上述原因,所以居家养老是现阶段我国95%以上老年人的必然选择。

二、完善社区为老服务是居家养老的必然要求

“社区”是社会学的一个概念,意思是指在一定的地域里人们生活的共同体。我国在1987年首次对社区服务的定义作出概括,指出社区服务就是“在政府的倡导下,发动社区成员开展互助性的社会服务,就地解决本社区的社会问题”。老年服务是社区服务的主要内容。所谓社区为老服务,就是在政府的宏观指导和政策扶持下,以社区为单位,发动各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和个人积极介入,充分利用社区现有的各种资源,并努力开发新的资源,为满足老年人的多种需求而开展的各种服务。

为什么要十分重视搞好社区为老服务呢?

(一)数据

1、据中国《九大城市老年人活动状况抽样调查》,城市老年人一年中经常在住地附近活动的占50.1%,在家门口活动的占65.8%,经常在市内活动的占15.6%,经常离开本市去外地活动的仅占1.4%[5]

2、1999年北京市老龄问题研究中心对北京市城市老年人对社区助老服务的需求进行调查,结果如下表[6]

单位:%

服务项目

需要量

服务项目

需要量

入户护理

入户家务料理

日间照料服务

陪同看病

25.0

23.1

22.1

21.6

送饭上门服务

陪老人念书报、聊天等

老年饭桌

协助日常购物

19.2

17.9

17.5

17.2

3、目前我国社区中老年人需要服务与实际得到服务的状况[7]

单位:%

服务项目

需要服务数量

实际得到服务数量

托老所

保健指导

家庭病床

定期体检

应急服务

18.9

36.8

42.5

57.8

45.1

0.5

9.3

14.8

7.6

0.7

(二)分析

1、上述第一组数字反映了大多数老年人日常活动是在他们居住的社区范围之内。老年人对自己长期生活的社区有感情,具有地缘亲近感,社区服务符合老年人的地缘心态。尤其是社区服务的特点是就近服务,方便、快速,既可以保持居家养老的优点,又可以弥补居家养老之不足,自然深受老年人的欢迎。

2、上述第二组数字反映了老年人对社区服务有相当大的需求量,这是有客观原因的。

①我国自上世纪70年代开始实行计划生育政策以来,人口出生率大幅度下降,子女减少,加上思想观念的改变,子女分居,家庭结构小型化,削弱了家庭养老的功能,家庭内照顾老人的人手不足,出现了老人对照料的需求与家庭实际能够提供的照料之间存在着很大的矛盾,因而需要社区(近邻)服务来帮助解决。

②随着我国社会经济的不断发展,人口流动速度加快,人口迁移又是以青壮年人口为主体,大批青壮年到异地求学、谋职、打工,使城乡“空巢”家庭大量涌现。据2000年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显示,我国65岁以上老年“空巢”家庭1561.64万户(其中城市443.74万户,农村1117.90万户),生活在“空巢”家庭中的老年人2339.73万人(其中城市706.83万人,农村1632.90万人)。由于社会竞争激烈,子女自身需要努力拼搏,难予做到“忠孝两全”,家庭养老方式受到严重冲击,老年人雪上添霜,这就非要有社区服务来帮助不可。

3、上述第三组数字反映了我国目前社区为老服务严重滞后,远不能满足老年人的需求。

(三)结论

综上所述,显然,完善社区为老服务是居家养老的必然要求,是当务之急!

三、搞好社区为老服务的若干思考与建议

笔者认为当前应着重抓好以下三件工作:

(一)统一思想,充分认识社区为老服务的重要性

2010年中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将达1.77亿,并以每年800万的速度在增加,面对这样来势迅猛的老龄化,该如何应对?如何为老服务?切入点在哪里?重点抓什么?至今许多人不甚明确,认识模糊,需要通过认真学习和深入调查来统一思想。联合国早已提倡发展社区养老服务。1982年联合国大会通过的《维也纳老龄问题国际行动计划》中明确指出:“社会福利服务应以社区为基础,并为老年人提供范围广泛的预防性、补救性和发展方面的服务,以便使老年人能过独立的生活。”“应努力发展家庭照料,以提供必要的优质保健和社会服务,以便使老年人能够在他们各自的社区中尽可能长久地独立生活。”1992年召开的联合国第47次大会上提出:“把社区作为改善养老环境的目标,要求支持以社区为单位,为老年人提供必要的照顾,并组织由老年人参加的活动。”我国在法律上也肯定了社区服务在养老保障中的重要作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第三十五条规定:“发展社区服务,逐步建立适应老年人需要的生活服务、文化体育活动、疾病护理与康复等服务设施和网点。”这些文本精神十分明确地指明了如何应对人口老龄化开展为老服务的目标方向和措施办法,各级领导实际上是一个抓落实的问题。但是,至今还有不少人一谈起养老问题首先想到的就是机构养老,而不是居家养老;就是养老机构的为老服务而不是社区的为老服务。在没有经过充分调查论证的情况下,就盲目订指标、盲目攀比机构养老床位数,笔者认为这种做法是不可取的。根据我国国情,适当发展机构养老是完全必要的(事实证明机构养老已发挥了作用,解决了相当一部分问题,功不可没),根据实际需要今后还应发展。然而,居家养老在95%以上,是根本办法,根本出路,但必须要有完善的社区为老服务与之相配套,这点至关重要!我们应该统一认识,看准这个目标,切实强化搞好社区为老服务的思想观念。

(二)强化基层,切实加强社区居委会的领导力量

社区居委会是最基层的群众自治组织,作用重大,应该充分重视。长期以来,各级领导虽然强调基层重要,但实际上并没有采取措施强化基层。事实上一切工作都要通过最基层来落实,只有最基层的工作做好了,才是真正做好了工作。社区为老服务工作能否搞好关键在居委会领导。因此,要果断采取强有力的措施,精简上层,充实基层,“重心下移”,抽调一批能力强作风正的干部进社区挂职挂帅,切实加强社区居委会的领导力量。还可以安排一批大学毕业生(领政府工资)进社区当“社官”。笔者相信,各级政府若能下决心采取这条措施,社区面貌肯定会迅速改变,安徽小岗村在沈浩的领导下产生巨大变化就是有力的证明。

(三)统筹规划,千方百计完善社区为老服务设施

社区为老服务设施反映一个社会文明进步的程度和水平,也是人民生活质量的具体表现。各级政府应在深入调查研究,充分听取意见的基础上,千方百计办好这件大事,好事,实事。鉴于目前大多数社区为老服务设施还是一片空白的情况,笔者建议:第一,社区居委会首先要通过入户调查,掌握每一个老人的身体状况和需要服务的项目,一个不漏地建立“社区老人档案”。第二,在全面调查了解的基础上周密考虑,确定社区为老服务项目。第三,按先急后缓、先易后难的原则,统筹规划,有序运作,包括服务项目的布局与服务形式、服务人员的组建与培训、资金的筹集等等。总之,要千方百计完善社区为老服务的设施,使老年人的需求能在社区内得到满足。这是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坚持以人为本,关注民生的实际行动,各级政府和社区居委会应努力践行,交出一份让广大人民群众满意的答卷。

参考文献:

[1][3]童万亨 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一项重大政策措施 认真做好“空巢老人”调研,积极推进养老服务机构建设 福建省老年学学会编《老龄问题研究论文集》(十)(十三)

[2][4]杜鹏主编 《中国,谁来养老?》厦门鹭江出版社 2000年版

[5]罗元文 社区服务与养老保障体系 《市场与人口分析》2003年第二期

[6]贾云竹 北京市城市老年人对社区助老服务的需求研究 《人口研究》2002年第2期

[7]李书芳 城市社区养老服务的取向、问题与对策之初探 福建省老年学学会编《老龄问题研究论文集》(十一)

内容摘要:

养老方式有两种,即居家养老和机构养老。

由于我国是一个未富先老的国家,经济不宽裕,目前养老机构收费偏高,低收入老人承受不起;同时养老机构也无法提供老人的精神慰藉需求,因此,居家养老是现阶段我国养老方式的必然选择。

由于实行计生政策,子女减少,家庭内照顾老人人手不足,需要社区服务帮助。尤其是大批青壮年外出求学、谋职、打工,使“空巢”家庭大量涌现,给老人雪上添霜,这就更需要社区服务帮助解决。因此,完善社区为老服务是居家养老的必然要求,是当务之急!

当前搞好社区为老服务应着重抓好三件工作:1、统一思想,充分认识社区为老服务的重要性。2、强化基层,切实加强社区居委会的领导力量。3、统筹规划,千方百计完善社区为老服务设施。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1 闽南师范大学离退休干部管理处

通讯地址:福建省漳州市县前直街36号;邮编:363000;电话:0596-2522385

技术支持;闽南师范大学网络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