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部门简介 | 工作简讯 | 党建工作 | 涉老组织 | 夕阳风采 | 政策法规 | 下载专区 | 处长信箱
农村女儿赡养父母问题刍议
 

作者:漳州师院 陈冠民

谈起女儿赡养父母的问题,人们几乎会以为这是天经地义的事。然而又不能不想,中国几千年的家族史为什么一直延续着女儿不赡养父母的习俗,特别是农村?而时至当今,这一习俗又逐步朝着伦理与法理所规矱的风范转变,这又居于什么原因?我们将如何进一步升华理智,为这一习俗的进一步演变创造更为美好的前景,还给天下父母以女儿赡养的正义?这些问题实属发人深省,也颇值得讨论。笔者为此撰文刍议。之所以以农村设论,这是因为这一问题,农村最具代表性,是特别需要对此实现变革的地方。
女儿不赡养父母的习俗

女儿不赡养父母的习俗在中国很普遍,农村有,城市也有,只是农村情况比较严重,观念比较固守罢了。但不管怎样,它的生成与家族宗祧制度及其观念的形成和女性在社会与家庭中的地位与作用有着密切的关系。
从宗祧制度与习俗观念看,自母系社会消亡进入父系社会以来,几千年的中国(世界也不例外)家族制度一直以男性作为家族血统传承的轴心。换言之,家族是一个以男性先祖及其子孙构成的世代宗祧连续体,宗亲关系一直以父辈或男性先祖为中心维系着。所以在人们的潜意识中,男儿是家庭不可或缺的成员,无儿则意味着无后,无后则意味着断宗绝代,这是旧时中国家族世代笃定的宗祧观念。在这一观念的指导下,便逐步形成一种永恒醇备的家族制度——家族的世代交替原则:惟是男儿方可取得家族的嗣续地位,承担“传宗接代”、“传祭香火”的“神圣”责任;惟是男儿方可享有承守家业、继承家产之权利。甚至连皇位、官爵、世袭职业或技艺也务必“传男不传女”。而长期以来封建礼教所倡导的所谓“男尊女卑”、“女子无才便是德”的伦理观念与家族这种女儿“非分”制度沆瀣一气,传播洇化开来形成一种根植于社会并使得女性不得不接受各类不平等待遇的社会影响力——对女性潜力与作用的漠视、期待与栽培的缺失。
从男儿与女儿对家庭的实际作用看。1、由于男女生理特质的不同,男儿更具任劳负重的体能,这对旧时以体力为主要生产力的农村或城镇底层家庭来说,男儿无疑具有“唯其莫属”的营生优势。2、由于旧时男女受教育的机会和程度不一样(农村女性很少有受过教育),社会历练相比也显得悬殊,男儿优于在家庭中主事持家、创业守成。3、男儿成家后生男育女,为父母营造一个“儿孙满堂”的家庭氛围,并直接担当起对父母的抚养、照顾和监护的责任;而女儿从父期短暂,婚后倘嫁在当地,回娘家实属有限,倘远嫁外地,几多时候能见爹娘则很难料,女儿终究无法承担赡养与伺候父母的责任。4、男儿融入了父系家族,传宗接代,为家族嗣后;而女儿婚后进入从夫期,融入了夫系家族,成了夫家成员之一,以终生不渝的“心志”——“生为夫家人,死为夫家鬼”,践行着为夫家生男育女、“三从四德”的责任与道义。因此女儿向来被当成父系家庭中的“附属人口”,嫁出去的女儿是“泼出去的水”。
从以上分析看,女儿没能取得宗祧地位为父系家族传宗接代;没能为父系家庭营生建业;没能充分践行赡养或伺侯父母的义务。那么依循家庭代际互惠的潜规则,女儿理所当然不能享有父系家族祖业与财产继承的权利;而根据权利与义务的统一原则,释免女儿行使赡养父母的义务则是顺理成章的事。这种看似漠视法理与伦理的世俗,就这样在这种“事理”与“规则”的规范下长期延续于民间而不渝,而且也几乎被所有女性所内化和认同。
女儿不赡养父母状况的改变及其原因

根据去年我省某地区对某三个乡村女儿赡养父母状况的调查指出,具有赡养能力的中青年女儿平均占72.4%,其中已采用不同方式,有不同程度赡养表现的达91.7%。尽管这是局部状况,但从经济发达地区所反映的信息看,农村女儿不赡养父母的旧习俗已经发生了较大变化,有些现象还相当喜人。比如她们中许多人不仅主动承担赡养父母的责任,连弟妹就学与生活也不吝关照和支助。  
从普遍调查情况看,女儿肯不肯赡养父母,能不能赡养父母,又如何赡养父母,关键取决于她们的赡养意识、能力和条件,而这与她们所处的生存环境、生活状况和受教育的程度有着密切的关系。建国61年来,女性所处的是一个政治上获得彻底解放,教育、工作和生活上都能与男性一样享有平权地位的社会。改革开以来,国家工业化、信息化建设突飞猛进地发展,城乡一体化进程在稳步迈进。国家出台的各项惠农惠民政策力度不断加大,使得农村经济和各项事业得到迅速发展,农民的生活有了很大改善。在发展经济的同时,国家的法制和文明建设也在日臻健全和完善,公民的法律意识和文明程度有了很大提高。社会的这些变革与进步,都给女儿赡养意识产生很大的影响,为女儿的赡养作为创造有利的条件。
首先是女儿的赡养意识在逐渐增强。赡养意识是女儿善待父母行为的主导思想,有了它,她们就能对父母做出符合天理人伦的主动选择,并也由此影响着旁人,推动社会赡养风气的形成。现代女性赡养父母思想意识的增强主要缘于以下原因:1、有了文化知识,知书达理,懂得代际互惠,懂得恩报父母。2、接受了社会孝道伦理思想的教育与感化,谙达行孝乃立人之本的道理。3、具有法律意识,知法遵法,愿做一个具有文明素养的合格公民。
其次是女儿具备赡养父母的能力。现代女儿具备赡养父母的能力,主要是指具备了经济实力和以之有关的别的赡养因素。这是因为:1、国家“有教无类”的普及教育政策的实施使得女性普遍享有与男性一样的教育机会,成为有文化有知识,能自立于社会的一代新人。2、农村耕地的减少、生产经营方式的转变、生育政策的施行以及家务操持手段的便捷化等原因,使得许多女性从过去繁重的生养、农事及居家事务中解脱出来,走出家门、走上社会,去开拓、展现人生更大的价值。3、长期以来,经与“男女平等”有关的思想理念的宣传教育和政策法规的贯彻落实,不管社会还是家庭不再存有歧视女性或忽视女性作用的现象,给她们提供许多奋勉自立、施展才华的机会和空间。
三是女儿与父母赡养关系的增进。女儿与父母赡养关系的增进是在现实的代际关系中得以体现的。主要表现有三:1、现时农村父母与子女代际疏密关系发生了新的变化。主要是:①家庭的壮年男劳力大都外出谋业务工了,留守父母即便生活无忧,也摆脱不了孤独与无助的困惑,过去那种子孙同堂的天伦之乐已不复存在,晚年依人照料的需求已成了奢望。人们不得不对“养儿防老”的“全能”产生质疑——儿子难道就是家庭唯一、稳固的依靠吗?②当今农村老人正在逐步享受到准城市公民的社会保障待遇,农村父母也和城市父母一样,看重的并非只是物质生活,也把非物质生活,如生活照料、精神慰籍等当作养老防老的要素之一。而从子女与父母代际关系的特性看,女儿通常更能实现父母这方面的期待,满足这方面的要求。父母对女儿的倚重、信任和期待也相应促进了女儿与父母的亲近。③现代女性走上社会或外嫁后,过去与父母互动相对不便的地理与空间劣势已转化为优势(则交通与信息传递的便捷),增加了照顾方与依赖方互动与联络的机会。有的女儿为了缓解工作和家庭压力选择接纳父母与自己同处,或父母为了摆脱孤独与无助选择投靠女儿,相互帮衬。而随着民宅建设的发展、户籍制度的改革和惠及城镇外来人口的各项政策的出台,这些“农转非”的外来人口有了更多有利于相处温馨、和谐的条件和空间。2、由于农村社会养老保障体系的不断健全和完善,家庭养老负担相对减轻了,这就使得女儿对赡养方式有了适应性的选择空间,使得那些不尽富裕的女儿免其所难,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分担一份责任。赡养压力的缓解无疑对减少或避免代际矛盾有着积极的意义。3、随着女性社会活力的增强和经济地位的提升,女儿在夫家的地位相应提高了,不再是丈夫的附属品了,她们有了平等决事权,包括对父母赡养的主决权和主动权。而当今在家庭社会普遍具有赡养意识的背景下,丈夫对妻子或公婆对媳妇的赡养行为通常持默许或支持的态度,这就使得女儿的赡养行为减少来自夫家的阻力。
四是独生女家庭主体地位日见凸显。在国家生育政策规制下,“独生女”是农村家庭不得不面对的问题,而最重要的当是确立独生女家庭主体地位问题。这在当今农村社会已在以下两方面看出端倪:1、从观念上说,①父母虽然对只生女儿感到遗憾,但鉴于受多年的思想教育和国家现行的独生子女政策及其有关的其他政策所带来的弥补性好处,也明智、现实地接受了“生男生女都一样”的思想观念,视独生女为无可替代的后嗣主体。②居于对现代女性可期待的社会地位和家庭作用所抱有的信心,父母更看重的已不是“传宗接代”问题,而是女儿将来的持家养老的作用,希望以“养女防老”取代“养儿防老”。③女儿心明自己的“独苗”身份,自为家中名正言顺的后嗣之主,立意为父母晚年的主要依托。2、从实际情况看,①女儿养大毕竟要出嫁,但现时多数农村家庭姑爷与岳家的姻亲关系已出现由过去的单系格局向双系格局转变,也就是说女婿在岳父母家庭中实际上可望扮演犹如儿子的角色。②即便有人对传宗接代问题的固守,也不妨延用传统的“入赘”、“嗣约”等确定婚姻关系的做法来确立女方的嗣后地位。只不过在独生子女普遍进入婚配与生育的年代,嗣传已不只是单方面的需要,所以嗣后地位的确定有时候也成了难题。不过现行的生育政策已做出“双独”配偶允许二胎化的规定,这或许能为该问题的解决另辟蹊径。
五是法律对不赡养行为的制约。过去,由于法律制度不健全,法律知识不普及,农村存在子女不赡养父母的纠纷,百姓一般不懂得这是法律可以解决的问题,即便懂得也难于寻求法律的帮助。现在情况不同了,国家已有了与规制赡养行为有关的多种法律条文,执法也比较严明,特别是法律援助的实施,使得农村存在子女不赡养父母的案情,在无法达成民事调解的情况下,通过司法途径基本能得到及时有效的解决。
对女儿赡养父母形势的更好改善寄予的期望
农村女儿对父母的赡养从过去的不作为,到现在的有所作为,这是社会的一大进步。但是这种进步还很不平衡,地区性的差异较为明显。比如近年贵州省有一份针对部分偏远农村女儿赡养状况的调查指出:在占据全部女性71.3%的中青年女儿当中,能经常关照父母,给父母经济上帮助的女儿,中年的仅占9.2%,青年的也只占28.5%。女儿是家庭养老的重要法定责任人之一,要搞好农村家庭养老绝不可忽视对这一群体积极因素的扶持与调动。对此我们寄予如下的期望。
第一、加强对子女赡养行为的监管督查。对子女赡养行为进行监管督查这是除了民事调解和司法介入之外,务须重视的另一行政干预手段。乡村有关行管部门须建立对当地子女尊老养老的监管督查制度,并配有专员负责对其状况进行阶段性的调研、管理和督查。然后通过权力部门给予必要的公示、评比和褒奖。在标榜先进,弘扬正气的同时,对不履行赡养义务的对象也须不赦进行批评、教育。子女赡养行为的优劣表现应作为其提干、职务擢升、荣誉受享等考核的条件之一。
第二、进一步为培养与增强女性自强自立能力创造条件。这要求:1、认真贯彻落实普及教育法,创造或改善必须的教学环境和条件,努力取得社会和家庭的有效配合与支持,保证乡村该受教育的女性“一个都不能少”地接受好义务教育。2、为更多女性创造接受科技知识教育、职业技能培训和高等教育的条件与机会,使她们不光具有基本的文化知识,更具有高深的科学知识和生产技能。3、在有条件的地方设立“女性自强自立扶助基金”,旨在为女性创业、就业建置必须的扶持条件。资助贫困家庭对子女,特别是女儿的文化知识教育和技术技能培训。
第三、为女性施展才能、创造价值提供更多机会和条件。这要求:1、农村社会要进一步为女性创造更多有利于减轻或摆脱她们繁杂家务负担走上社会参与工作的良好生活环境和生活条件。2、要因地制宜地开发和创办各种适于女性从业的产业或劳务工种,满足女性就地从业的需求。3、为有创业条件的女性提供必要的资金、技术或硬件支持,对独生女经营的弱小企业实行营业税减免政策。
第四、构建一个与女儿赡养能力相适应的社会养老环境。随着女性走上社会参与工作,随着职场竞争的加剧,随着“二一四”家庭的增多,女性工作生活节奏加快,养老负担越发沉重,传统模式的家庭养老已超越她们所能承受的能力,社会务必为她们创造一个与其赡养能力相适应的养老环境。这无非希望传统的农村养老能逐步朝着城市化模式转变。1、进一步健全和完善各类养老保障制度,拓展其覆盖面,以缓解日益加重的家庭养老成本。2、逐步构建一个家庭养老、社区(或村寨)养老、机构养老等多元养老结构体,实行多元养老模式,以利于女儿对赡养方式做出可适性的选择。3、引进家政助老服务机制,并促成公益养老、自愿帮老、互助帮老、变工助老等农村社会养老助老风气的形成,减轻家庭养老压力。4、为不具备经济自持能力的独生女父母设立赡养保险专项基金,以防因故致使女儿赡养缺失。
第五、巩固父母与女儿之间的感情基础,维系良好的亲情关系。女儿赡养父母乃是伦理道德使然,但是它又可能受到某些主客观因素的影响和制约,除了以上所述各类有关因素之外,亲人间的感情基础和亲情关系也是其中一个不可忽略的因素。狄更斯曾说:“感情乃是一切人互相依赖、互相支持的基础。”女儿与父母的感情一旦受到挫伤,希望他们之间保持良好的赡养关系是很难的。所以希望父母们能从以下几方面来累筑并夯实与女儿之间的感情基石,更好维系亲情关系:1、父母要让女儿享有与男儿一样的家庭平权待遇,特别是享有充分抚养与教育的待遇和对祖业及财产的继承权利。2、妥善处理代沟矛盾,彼此应多些信任、商榷、尊重与宽容。避讳对女儿的个人生活、志向、婚姻等做出不妥的干涉。3、嫁女时切勿把女儿当作“人口商品”进行金钱交易,或向夫家索取大量彩礼,以免损害女儿婚后的家庭生活。若条件允许,应随俗给女儿体面的陪嫁。
第六、保持夫妻以及姻亲关系的和谐,以协同对双方家老的赡养。女儿婚后处理好与丈夫及婆家各成员的关系、处理好与兄弟姐妹及其他成员的关系,对协同两个家庭老人的赡养问题会有一定的影响和帮助。理由是:1、夫妻彼此和睦恩爱是密切与增进媳妇与公婆,丈夫与岳父母关系的前提。2、只有媳妇对公婆行孝,才能赢得包括丈夫在内的婆家所有家庭成员对媳妇赡养父母的协同。3、与兄弟姐妹、兄嫂弟媳、叔伯妯娌等姻亲关系相安雍合,则有利于协调家庭的各类争端,有助于调动各方积极因素,形成对父母赡养、辅助的合力。
第七、现行法规对实际赡养关系人应有更周全的界定。儿子或女儿婚后,已不单纯存在着对各自父母的赡养问题,还分别存在着对岳父母与公婆的赡养问题,当然也相应存在着他们分别获有责任方义务与权利一致的问题。但诊审现实,人们不难发现现行法规对负有赡养义务及享有财产继承或递补权利的法定关系人(直系子女及其其他家族成员)的界定尚失周全。其中缺乏对子女配偶赡养义务与财产享有权益做出应有的规定。尚能对此做出修订,对媳妇或女婿实际存在的赡养责任从法律层面规定下来,这无疑对协同两家双老的赡养是有好处的。
第八、实现父母晚年的颐养生活,真正体现赡养的内涵。赡养父母无论采用什么方式,目的都是为了让父母实现晚年的颐养生活,这是每个子女在行使赡养义务时所必须遵循的原则。为此以下几个问题不能不给予重视:1、妥善解决父母晚年的独居生活,避免让他们在“空巢”里孤独无助地挨时度日。2、避免制造“双留”现象(留守父母加留守孩子),你无法“扶老”则也不该让老人“携幼”。3、幸得与父母同处,相互帮忙和照顾是理所应当的,但切忌将父母当保姆或用人使用。4、“常回家看看”是必须的,但不能只停留在给妈妈“捶捶背、揉揉肩” 、“刷刷筷子,洗洗碗”,听妈妈准备的“一些唠叨”,吃爸爸张罗的“一桌好饭”,而应多在关键的问题上做些使父母释压和怡心的事。5、多尊重父母对晚年生活的自主选择,不能勉强或强求,有欠妥的事须通过协商、协调加以解决,让父母顺当接受适合他们需求的养老方式。
女儿赡养父母的问题既是女儿或家庭的个体问题,也是社会的综合性问题。过去女儿不赡养父母是历史世传的习俗,根源与基础十分深厚,必须随着社会变革的深入、人类文明发展的加快,而对现时农村而言则需要在城乡一体化水平不断提升的情况下,才有望逐步形成全面演变的局面。针对个体而言,必须强调的是:子女与父母的亲情是天然的,它贯穿于他们一生的一切思维与行动之中,而最具代表性的莫过于父母对子女的养育和子女对父母的赡养,以此在世系中代际轮回交替。凡为人之父母、为人之子女,对这一亲情的顺延和传递都是责无旁贷的,无论哪一代人谁都不愿意看到他们的嗣后会对此做出反向的行为。大家若从这一思维中获得为人履事的哲理,那么赡养父母的事将不存在人为的障碍。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1 闽南师范大学离退休干部管理处

通讯地址:福建省漳州市县前直街36号;邮编:363000;电话:0596-2522385

技术支持;闽南师范大学网络中心